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模特与妇科医生
模特与妇科医生

模特与妇科医生

高守伸了个懒腰,看了下手表:“啊!都中午了,连个病人都没有。再这样下去,我看诊所真的要关门了。”高守摇着头调侃着自己:“唉!套房都委托仲介公司帮我出租了,到现在为止来看房的不是老女人就是恐龙妹。‘”哔!哔!哔!“高守心里正在感叹的同时,手机响了。

  ”喂——你好!高先生吗?“电话那头传来甜美的声音。

  ”是的,你好!请问哪位?“高守礼貌的问候着。

  ”我这边是户联仲介公司,我姓邱。我现在正带人在看你委托出租的套房,你要过来一趟吗?“

  ”喔,是吗?那我等等到,你稍等下。“高守说完挂掉了电话,立即打开镜墙。

  高守乍看下失神了:”哇!太美了,身材之美真不下于姐姐。'

  从镜面那头映射到诊所内的画面中,出现了一高一矮的两个女人,高的那个叫李晴儿,21岁,身高170公分,三围34C、24、35,从事业余平面模特儿工作,身材高挑匀称,一头披肩的长发在空中飘逸着,34C的乳房托着白色低胸的吊带背心,酥胸半露的让人好不心痒。高翘圆挺的臀部,在黑色紧身超短迷你裙之下,更是表露无遗,一双修长匀称的美腿,于黑色长筒靴的衬托下越显性感。

  另一个就是仲介公司的业务员,邱丽华,28岁,身高163公分,三围是36C、26、35,身材较为丰腴,留着及肩的长发,上身在短袖浅蓝色衬衫的包裹下,扔难掩36C豪乳的丰满。圆挺微翘的肥臀,似耐不住浅蓝色窄裙的包裹,要挣脱而出。

  高守目不转睛地盯着镜墙里的李晴儿,思忖道:“天啊!上天真是太眷顾我了,这样的美人,无论如何我都要她租下房子。'

  话说套房这边,邱丽华正带着李晴儿看着房子……”这房子还真不错,尤其是这堵镜墙。“李晴儿对住镜墙摆弄着各种姿势。

  ”是啊!像你从事模特儿工作,在家都可以自己练习仪态呢!“邱丽华附和着说。

  ”最主要是我能够随时看到自己美丽的一面。“李晴儿说着突然靠近镜墙,弯下腰去照镜子,”真糟糕,出门时口红没画好。“李晴儿边说边拿起包里的口红,弯着腰对着镜墙画起口红来。背心里那对白皙的豪乳挤出了条深深的乳沟,几乎要从那半罩式的白色蕾丝中暴跳而出。

  李晴儿拿着口红拂掠过了上唇后,上下唇抿了几下,半张着性感的双唇看着镜中的自己,唇齿中还能看到一丝唾液牵绊于舌尖之上,随着舌尖将一丝唾液带上了上唇,在上唇舔掠了一下,再带回唇腔之中。

  如此性感的画面,让诊所中的高守完全的贴附于镜墙上,恨不得把自己的舌头伸进李晴儿唇腔中,忘情地品尝一番。

  李晴儿满意地把口红放进包里,边问道:”房东什么时候到?“”应该快到了吧!“邱丽华急忙回答。

  高守这时急忙关了诊所,往隔壁套房走去……

  ”高先生,你来啦!“甫进门就见邱丽华小姐迎了上来。

  ”不好意思,久等了。“高守连忙给予微笑回应着。

  ”我来介绍下,这位是房东,姓高。这位是要租房的小姐,姓李。“邱丽华向两人彼此简单的作了介绍。

  ”你好,李小姐。“高守面带微笑,伸出手问候着。(机会难得,趁机摸摸她的小手。)

  ”你好,高先生。“李晴儿大方的伸出手回以微笑。(这房东不仅年轻,长得还有点像他……)

  高守硕大的手掌正握着李晴儿纤嫩的小手,’纤嫩滑腻的小手,正紧贴着我的手掌,并微微出着汗,纤细的手指似乎在颤抖着。为什么颤抖?这样的感觉,好舒服,能够一直握着她的手该有多好!‘高守心里兴奋着。

  ’好大的手啊!把我的手包得紧紧的,很温暖、很舒服。感觉我的心在悸动着,这感觉好奇妙!‘李晴儿心里泛着莫名的悸动。

  ”李小姐,这房子你有什么问题还是要求吗?房东在这里,你可以直接跟他谈。“邱丽华说着。

  高守跟李晴儿两人尴尬地相互把手收了回去……”是这样的,我很喜欢这套房,但问题是我只想租一个月可以吗?“李晴儿微笑问着。

  ”一个月?“高守满脸疑惑的问着。

  ”因为我本身从事模特儿工作,这次来附近取景拍摄,为期一个月,拍摄完毕就要离开,所以无法长期承租。不知道高先生是否愿意出租?“”喔喔,是这样啊!本来租期最少得签上半年,不过难得有模特儿来住,我就破例吧!“”太好了,真是太感谢你了!“李晴儿高兴得连忙频弯腰致谢。这频频的弯腰,让李晴儿胸前的两颗肉球也为之震动了起来,像是要从胸口跳出来似。

  ”李小姐什么时候搬进来呢?“高守礼貌的问道。

  ”我没啥行李,就一个人,服装都在公司外景队那里,可以的话,我现在签约就立马住下来。“

  ”那也好,反正我这该有都有,一应俱全。“(太好了,这一个月我的生活肯定不寂寞了……)

  ”那邱小姐,签约的事情就麻烦你了。我还有事,要先走。“高守话完,便跟李晴儿致意离去。

  高守的离开后,回到诊所内再度启动镜墙,窥探着李晴儿的一举一动,只见李晴儿整理着行李,没多久接到一通电话,便出门去了。高守满心期待着能有什么精彩的画面,这下落空了,只得一人在诊所里面对着镜墙,等待着李晴儿快点回来。

  手里拿着邱丽华送来的租房合约书,上面写着”承租人:李晴儿“,心想:

  ’原来她叫李晴儿,怎么没在杂志还是电视上看过?可能是刚出道吧!‘’奇怪了,一点多出去到现在,都九点多了怎么还没回来?看来今天是没戏了。‘心里正想着要关门回家休息去的时候,挂号视窗传来了病人挂号的声音:

  ”请问关门了吗?我要挂号。“

  高守立即关闭了镜墙,并拉上镜墙上得窗帘,然后走往挂号视窗,伸手顺着小视窗往外,把病人的挂号单及挂号费拿了进来:”进来吧!“’真是的,早不来晚不来,要关门了才来,看在今天没生意的份上,只有接了。‘

  ”这是……“高守看着挂号单上的姓名栏,一时讶异。

  这时病人已经走进了内诊室,高守讶异地抬起头,只见女病人惊讶的表情,来者正是李晴儿。

  ”李小姐,是你啊?真巧啊!“高守掩住内心的狂喜,若无其事的说道。

  ”高……高先生……你是……这里的……医生?“李晴儿结巴着问道。

  ’天啊!不会吧,他怎会是这里的医生?这下糗大了……‘”是啊,中午才作邻居,现在就又见面了,我们还真有缘份。先坐吧!“高守大方的应答。

  ”啊……不了,我突然想到有事,得先走了……“李晴儿慌张的回应,准备转身走人。

  ’看到认识的人肯定让她不好意思了,我得留住她。‘高守思忖着。

  ”李小姐,请先别走。“高守焦急的喊下了李晴儿。

  ”你是哪里不舒服吗?我是妇科医生,很清楚病人顾忌的是什么,但是真有不舒服的话可是拖不得的,你得相信医生,医生的专业是不容置疑的。“高守正经八百的说着。李晴儿犹豫了一下,也不好托词什么,就无奈地坐了下来。

  ”先说说你哪里不舒服吧!“高守见李晴儿坐了下来,便开门见山直接的问了。

  ”嗯……是……“(天啊!这要我怎么说啊?多难启齿。)李晴儿面红耳赤的挤不出话来。

  ”李小姐,不必觉得不好意思,请相信医生的专业好吗?不说出来是没法诊疗的。“

  李晴儿双手抓紧了衣角,豁尽吃奶的力气,终于挤出了两个字:”肛门。“”是便秘吗?还是痔疮?“高守以专业的语气问着。

  只见李晴儿摇了摇头回答道:”不是。“

  ”那怎么不适呢?“高守追问着。

  ”会痛……“李晴儿低着头说着。’这要我怎么启齿?难道要我跟他说我是因为……才把肛门弄受伤了。‘

  ”痛?“高守沉思了一下。

  ”李小姐,麻烦你把裙子跟内裤脱掉,然后躺上诊疗台。“高守话完,不等李晴儿反应,自故自地忙着准备诊疗工具。

  李晴儿听到高守要他脱去裙子跟内裤的同时,有如晴天霹雳,整个人都傻住了。她很想转头就走,但看着高守专注地准备诊疗器具,又不好推辞,毕竟自己是来看病的。但就算不是女医生也就算了,居然是自己的房东,还是个年轻帅气的男人,这让李晴儿害羞到了极点。

  虽然极为害羞,但李晴儿想来想去,自己终究是来此看病的,既来之则安之吧!于是便褪去了裙子跟内裤之后,躺上了冰冷的诊疗台。

  李晴儿看着天花板,感觉自己就像只待宰的羔羊。这时高守来到了诊疗台旁看着李晴儿紧夹着双腿说道:”李小姐,麻烦你把双脚跨在脚架上。“李晴儿纵然难为情,也是腼腆地把双脚跨上了位于诊疗台两侧的脚架上。随着李晴儿将修长的双腿敞开后,映入眼帘的自然是位于两腿间,那让无数男人遐想的地方。

  线条优美的小腿紧连着白皙丰腴的大腿直至光滑的大腿内侧,清楚地看到两片细长的小阴唇在肥嫩的大阴唇包裹下紧紧闭着,呈现出完美的粉红色肉缝,稀疏黝黑的阴毛整齐且柔顺地洋倘在平坦的小腹上很是规则。

  高守忍住了心中的激动,详细的欣赏着李晴儿的私处:”太美了!平坦的小腹,稀疏的阴毛,以及紧闭着的小阴唇,真想马上动手去搓几下。'

  高守掩住难耐的情绪,专注地观察李晴儿的肛门:“这肛门整个都红肿了起来,还有轻微的破皮现象,看来是进行肛交的时候过于激烈造成的。问题是就算如此,也不至于红肿至此,除非是长时间不间断地进行肛交,才会造成如此的红肿。’高守继续注视着李晴儿肛门的情况。

  ‘羞死人了,在陌生的年轻医生面前撇开着双腿,把自己的私处跟肛门都暴露出来。他会不会看出我肛门是因为……啊……好难为情……’李情儿侧着绯红的脸颊,紧闭着美眸,双手紧抓住衣脚,任由帅气的年轻医生在自己赤裸裸的胯间恣意浏览。

  ”李小姐,我刚才目测观察了下,你肛门有轻微的破皮,只要擦些药就可以了。重点是你肛门的红肿,依我推断,你这应该是进行肛交所造成的,而且是长时间不间断地进行肛交。我必须确定是外力介入,还是药物造成的过敏效应,才能对症下药。请你务必老实告诉我。“

  高守以专业医师的口吻要求李晴儿告知肛门红肿的原因,这可真把李晴儿吓出了一把冷汗。

  ”是……肛交造成的。“李晴儿紧闭着双眼,难为情的回答。

  ”这伤应该是今天造成的吧?“

  ”嗯。“李晴儿难为的点了点头。

  ”持续肛交了多久?“高守强忍兴奋的情绪追问着。

  ”六个小时左右吧……“李晴儿红通着脸回答。

  ”六个小时,不只是阴茎插入吧,还有其它什么东西呢?“高守越问心里越兴奋。

  ”嗯,大多时间是用按摩棒。“李晴儿咬着牙挤出了这段话。‘这下我形象都没了,还能做人吗……’李晴儿无奈地在心里叹息。

  ”唉!你老公怎没来?不然我肯定数落他的,有这么漂亮的老婆都不懂得怜香惜玉。“高守替她抱屈着说。李晴儿默默无语,并没多作任何答应。

  ‘他是在为我叫屈吗?还赞美我漂亮,其实我并没有男朋友。奇怪了,我为何想这些?我有没有男朋友根本不关他的事……我是怎么了?应该是太过紧张了吧……’李晴儿心里泛着莫名的想法。

  高守见李晴儿不作答应,便用专业的语气开始作诊断:”你这有可能是按摩棒长时间插入所导致,但也很难排除是因为肛交时破皮,进而男方的阴茎插入时感染导致红肿。如果是经由阴茎插入而感染的话,那就比较严重了,因为这说明了男方本身可能有疾病存在,这时男方在将阴茎进入你阴道的话,那很可能就会将疾病传染给你。我相信你男朋友应该有将阴茎插入你的阴道吧?“”嗯。“李晴儿点了下头,表示有这回事。

  ”这样的话,你的阴道很可能也受到感染,我先目测观察下你的阴道,麻烦你用双手把你的阴唇向外拨开好让我观察。“

  ‘这怎么行?要我自己拨开私处让他看,这……’李晴儿难为情的不知如何是好。

  其实不过是肛门破皮,擦擦药、消消毒就可以了,红肿待两天左右自然可以痊愈,但高守怎可能放过眼前的大好机会,当然是开始他的猎艳计划了。

  高守见李晴儿没有动作,便开口说:”如果说李小姐觉得难为情的话,那我帮李小姐好了。“

  李晴儿心里一惊,连忙说道:”不用了,我自己来就行了。“李晴儿话完,双手伸向胯间,将两片大阴唇往左右两边缓缓拨了开来。

  高守两眼注视着两片小阴唇缓缓的张开,藏匿于花瓣下的粉红色皱褶,有如玫瑰花瓣的绽放开来,这幕美景看得高守都快喘不过气来了。”来,现在把阴道夹紧。“李晴儿难为情的使着力夹紧自己的阴道,只见原本微张的粉红色肉缝又紧紧的闭了起来。

  ”好,现在放松阴道。“李晴儿松了口气,紧闭的粉红色肉缝又缓缓的微张了开来,并绽放出粉红色的皱褶。

  高守重复地要求李晴儿把阴道夹紧、放松……自己则观赏着那粉红色皱褶的含苞与绽放。

  ‘羞死了,我竟然在陌生男人面前,敞开双腿让他尽情欣赏,甚至还让私处重复做着缩紧放松的动作,那我的私处不就在他面前一张一合的动着……’一想到这里,李晴儿的心里一阵悸动,像是激起了什么似的,这样的感觉让李晴儿困惑不已。

  ”李小姐,麻烦你把小阴唇往旁边拨开点好吗?我才能观察的更清楚点。“李晴儿听到高守这样的要求,心里激起了一股莫名的感觉,这感觉让阴道不禁的抽搐了一下:”啊!这感觉……我该不是被他看得兴奋了吧?‘李晴儿双手放开了大阴唇,直接把两片小阴唇向左右两边拨了开来。高守这下看得更清楚了,他仿佛看到了阴道深处泛着点点的光泽,慢慢地这光泽从皱褶的夹缝中渗流出了些许,这让原本干涩的粉红色皱褶更加显得闪耀动人。高守知道,从皱褶夹缝中渗流而出不是别的,是爱液。

  ’啊!这感觉!我不会是……我怎会在陌生人面前流出爱液?丢脸死人了!

  难道我真的是那种被看就会兴奋的淫荡女人吗?‘想到这里,李晴儿心里又是一阵的悸动……她知道,自己必须制止这样的感觉。

  第二章业余平面模特儿李晴儿

  (二)

  “先把这两杯加了消炎药的茶喝了。”高守端着两大杯的水递到李晴儿面前说道。

  “这……有需要喝到两大杯吗?”李晴儿惊讶地望着高守问道。

  “必须喝完!”高守斩金截铁的说道,并没有多作任何的解释。

  只见李晴儿端起了杯子,缓缓地把茶水送入口中,直到喝完。

  “好了,现在我先帮你处理肛门上的伤口。在上药之前必须先对伤口进行消毒,因为这肛门末梢的神经较多,也较为敏感,所以在消毒的时候是非常痛的!

  你要有心理准备。”高守以关心的眼神嘱咐着李晴儿。

  “嗯,我知道了。”李晴儿点了点头,回应着说。

  听到李晴儿的回应后,高守把沾有消毒药水的棉签直接往伤口上擦了上去,“啊——”这一擦,李晴儿痛得闷哼了一声,整个翘臀都蹬了起来,随即咬着下唇忍着痛楚。

  “没事吧?”高守关心的问道,但位于伤口上的棉签仍无情地来回擦拭着。“嗯。”只见李晴儿咬着牙,勉强点了下头,但眼泪已悄然顺着她美丽的脸庞而滑落。这一幕让高守看着实为不忍,但不彻底消毒的话,只怕真的是会感染上细菌。

  就在一番折腾过后,棉签终于离开了伤口。高守说道:“好了。”听到这声好了,终于让一直硬直着身体的李晴儿放松了下来。

  这时高守又端了杯茶水递给李晴儿,说道:“喝下水吧,会好点的。”

  “还要喝水啊?”李晴儿接过茶水问道。

  “当然要了,这茶水里加了消炎药,能让你早点痊愈,多喝点有好处的。”

  李晴儿听了高守的话,再次将茶水饮了下去,然后将杯子交还给高守。

  高守接过了杯子,关心的问道:“好些了吗?”

  “嗯,好多了。”看着高守关心的眼神,李晴儿不禁有点心动。

  其实早在中午看房的时候,李晴儿就有点心仪着高守,只因高守长得太像她高中时期所暗恋的学长,不仅五官像,身材来讲,高守更是挺拔许多。

  “我要是有你这么漂亮的女朋友,怎会舍得她来这里活受罪。”高守对着李晴儿感叹着。

  李晴儿心里很是高兴的说:“你对病人都是这么献殷情的吗?”

  “呵呵,并没有,你是第一个。”高守毫不犹豫地立即回应着。

  “是吗?你还真会哄女人,看来你是个情场高手喔!”李晴儿调侃着说道。

  “是啊,我名字就叫高守,你说我能不高手吗?哈!”高守开朗着回应。

  “臭美!”李晴儿撇了撇嘴,装作不屑样。

  “呦!想不到美女也会装出这样的嘴脸,这跟你美丽的脸庞可不般配喔!”

  高守继续调侃着。

  只见李晴儿心里乐得好开心,笑着说:“好啦,不跟你耍嘴皮了,又说不过你。”

  这短短几句的聊天,让李晴儿开怀放松了不少,已然没了一开始的尴尬与紧张。

  “接下来呢?”李晴儿转回了正题询问着高守。

  高守立马给予医生的口吻说道:“嗯,现在肛门的伤口已经上了药,再来必须作内检,看看阴道里面是否有遭受感染。”

  甫听到高守说要内检,李晴儿的脸一阵青一阵白,原本放松的心情又再紧绷了起来。

  ’内检!不会吧?我原先只是怕肛门的伤口感染,才来看医生的,怎会现在连私处都得内检?这太难为情了吧……‘李晴儿恐惧地思忖着。

  “李小姐,请把脚跨在脚架上,我们准备做内检。”高守催促着李晴儿。在高守的催促下李晴儿别无选择,只得难为情地把双腿敞开跨放于脚架上,双手并自然地向胯下伸去将私处往两边拨开。

  ’我并没要她拨开阴唇,她怎就这么自动,这样的美女主动拨开阴唇让我欣赏,这是几世修来的福报啊!‘高守看着李晴儿主动拨开阴唇的动作,强掩着心里的兴奋。

  ’天啊!我是怎么了?人家只是要我把脚跨上去,我怎么就自己把私处给拨开了让人看呢?我真是晕到极点了,我真的是不经意的啊!他会不会认为我很淫荡……‘

  高守这时戴上手套的双手贴近了李晴儿的胯下,李晴儿屏住着气息。高守先是用大拇指往李晴儿的大阴唇上揉搓了几下,只见李晴儿的阴部颤抖了一下。

  这时高守询问道:“大阴唇有没有什么不适?”

  “没有。”李晴儿简洁地回答。

  话说完,高守用大拇指、食指及中指三个手指往两片粉嫩的花瓣上轻轻捏弄并予以揉搓,一边询问道:“小阴唇有没有感到什么不适?”

  只见李晴儿粉嫩的私处频频颤抖,阴道深处更是隐约的渗出了爱液。’啊!

  这感觉,爱液好像又流出来了……‘李晴儿心慌的不知怎么回答。

  高守心知李晴儿已有了兴奋的感觉,便更加轻柔地揉搓着两片含苞待放的花瓣,粉嫩的花瓣似乎感觉到手指温柔的抚慰,便颤抖着随之起舞了起来。

  ’啊——不能再流出来了,羞死人了!‘李晴儿感觉有股热流正缓缓地从阴道深处渗出。

  “小阴唇是不是不舒服?不舒服要说,我才能进行诊疗。”高守询问着李晴儿。

  “没……没有,那边没事。”李晴儿强装镇定地回答着。

  “喔,见你不说话,我以为你这里不舒服。”高守停下了对花瓣的抚弄。

  高守此时换伸出了食指,用着食指的指腹直接往李晴儿的阴蒂上贴去,并以画圆的方式轻柔地抚弄着,只见李晴儿的肥臀猛的往上提了一下。

  ’啊——那里不行——这感觉……‘李晴儿直觉不妙,但惊慌中又挤不出话来。

  高守明知故问地加快了抚揉阴蒂的速度:“是这里不舒服吗?”

  抚弄的速度一加快,红豆般的阴蒂迅速勃起,只见原本紧闭的粉红色皱褶突然绽放了开来,并清楚看到深处的洞口正高兴地张合着,就连皱褶外的美丽花瓣也颤抖地为之起舞,点点滴滴的爱液正从阴道深处,顺着粉红色皱褶绽放开来的管道汩汩流出。

  ’啊……高医生正用手指抚摸着我的阴蒂……啊……他是在帮我作内检啊!

  我怎会有兴奋的感觉?可是……真的好舒服,水不断地流出来……啊……不行,我不能有这样的想法,我要忍住……‘

  “啊——不,那里没事,那里没事。”李晴儿忍住不断涌出的快感,急忙说着。

  只见高守停下了手指说道:“这里也没事?可我看你好像很不舒服似的。”

  “不,真的没有不舒服。”李晴儿并没多作解释,只是摇着头回答。

  此时高守便伸出了食指跟中指两根指头,在粉红色的皱褶上沾了些许爱液,便缓缓地潜入女人最隐私的蜜穴之中。

  此时高守的手指正进进出出的在李晴儿粉嫩的小穴里做着抽插的动作,更边向李晴儿说道:“我现在必须先做着抽插的动作,让你阴道较为湿润后,做内检的时候才不会弄痛你。”

  说完这些话后,高守更加肆无忌惮地开始在小穴里加速来回抽插。只见李晴儿此时咬紧着牙,强忍着那股即将涌出的快感。

  ’啊……高医生的手指……高医生他……正抽插着我的肉穴……不……我不能再想下去了……这想法太淫荡了……啊……‘高守见到李晴儿如此的强忍着,更升起了征服她的快感,于是便开始减慢了抽插的动作,增加了对阴道腔壁的摸索与按摩,他要找出李晴儿的G点所在。只见手指缓缓地进出着那布满爱液小穴,李晴儿此时依然紧咬着牙不发一语,但却能感受到她的鼻息渐渐地加重。

  ’啊——我怎能在做内检的时候感觉兴奋呢?可我现在私处确实湿露不堪,他肯定都看在眼里,他会不会觉得我很淫荡……‘李晴儿强忍着心中的兴奋。

  正当李晴儿抑制着自己情欲,抗衡着那体内泉涌而出的快感同时,突然间感受到高守的手指正温暖的按摩着她阴道里的某的地方,且感觉非常的强烈,强烈到使她不由自主的弓起腰来,并猛提了翘臀几下。

  ’啊……舒服……怎会这么舒服……不行了……这感觉真的太强烈了……太舒服了……‘李晴儿强忍着一波波袭击而来的快感,原本紧咬着的牙也半开,口微张地吐着性感的气息。

  高守自知找到了李晴儿的G点,当然死抓着不放,不但加重了力道于G点上进行指压,更加快了抽插的速度。这样的动作使着李晴儿整个私处由内到外不断地抽搐,体内源源不绝的爱液便从粉嫩的皱褶中决堤般的流出。

  ’啊……不行了……再这样下去我会高潮的……我决不能在他面前高潮……做内检做到高潮,这连我自己都不能接受,可我真的好想来……好想来……‘正当李晴儿意乱情迷的时候,突然间……

  “啊……嗯……就是那里……就是那里……啊……啊……我要来了……我要来了……要来了……啊……嗯……啊……”只见李晴儿忘情地呻吟了出来,翘臀猛提,一上一下地顶着高守的手指。

  高守自知李晴儿即将高潮,此时他却将手指从湿淋淋的蜜穴中拔了出来,盯着李晴儿看着。

  李晴儿此时正欲高潮之际,惊觉手指离开了自己的密穴,翘起臀马上追了上去,猛提了几下肥臀却没追到高守的手指,这时李晴儿迅猛抬起了上半身,气喘呼呼地望着盯着她看的高守……

  此时李晴儿直喘着气,脑袋一片空白的望着高守,“刚才那里是不是有什么不舒服?”高守面带亲切关心的问道。这一问,有如一盆冷水浇了上去,李晴儿立马恢复了神情,尴尬地看了下自己。

  突然间李晴儿的眼泪从眼睛里夺眶而出,她惊觉到自己刚刚所表现出的种种行为,甚至她还呻吟了出来,直喊着“要来了”,现下她还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私处还一张一合地剧烈颤抖着。

  看到李晴儿夺眶而出的眼泪,高守连忙解释道:“李小姐,真的很抱歉,我不知道你那么敏感,我只是帮你做内检而已,并无意挑起你的性欲,如果我让你难堪了,那我郑重向你说声对不起。”

  其实李晴儿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哭,说是因为难堪,但在内心的深处,晴儿自己知道,是因为她从来没这么兴奋过,就在她即将获得高潮的同时,居然……也许这才是哭得原因吧!

  “没……没事,那我里面是否有受到感染呢?”李晴儿故作镇定,哽咽着问道。

  “经过刚刚的触诊,能确定是有轻微的细菌感染,但并无大碍,我等等开个药给你,你按时吃,过两天就会痊愈的。你先把衣服穿好吧,我去开个药。”

  ’玩弄了她那么久,如果这时跟她说没事,那不就是打自己耳光?随便开个消炎的药让她带回去吃就是了。‘

  没多久高守带着开好的药来到诊疗台,此时李晴儿已经穿好了裙子。“这是你的药,记得三餐饭后吃。”高守把药递给了李晴儿。

  李晴儿接过了药说:“谢谢!那我什么时候还要来覆诊?”

  高守马上回应道:“覆诊就不用了,我足足开了七天份的药,正常来说,应该是三、四天就可以痊愈了,所以除非你还有什么不适,不然的话就不用再来覆诊了。”

  “嗯,那我先回去了,再见!”李晴儿略带失望地向高守道别,准备离去。

  ’难道我真的那么没魅力吗?我赤裸着下半身让他触诊了那么久,难道他对我都没点非份之想?就连覆诊的机会也不给我。不可能!我对自己的条件有绝对的信心,还是刚刚我的举动让他感觉我很淫荡……唉——我怎在想这些?我跟他不过一面之缘,况且我是来看病的啊,怎会想到那里去……羞死人了!‘李晴儿边想着,边往门外方向走去……

  “李小姐。”高守突然的叫住了李晴儿。李晴儿停下了脚步,欣喜地转过身问道:“还有事吗?”

  ’怎么他叫住了我,我却有种高兴的感觉,好像是期盼着他把我留住似的,居然还问他还有事吗?他会不会以为我是在想要发生什么事吧?哎呀——我怎么又想到这来了,尴尬死了!‘

  “你刚做过内检,情绪上可能较为紧张,这几天会有失眠的情况,晚上如果觉得失眠睡不着的话,可以来我这里,我帮你做下按摩疗法,可以纾解你的压力跟紧张的情绪,这样对你的睡眠会有很大的帮助。况且我相信你不会想做个带着黑眼圈的模特儿吧?”高守亲切地说着。

  “嗯,好的,我知道,谢谢你了!”李晴儿道了谢之后便随即离开回去。

  【完】